忠于自己

我感觉,人对自己要诚实。比如博客,多少是我之前写的,反映了我某一特定时间的精神状态,我应当把博客挂在这里。

初三时赵校长的寄语

在博客不在的时候,我在这放了首歌。我感到我也不应该把歌下线,再给网友继续放一放这个歌。顺便挂三条最近发的说说,凑篇博客。

20211127 / 找钥匙

昨天一起床,精神状态就不好。

昨天钥匙,卡,门禁的钥匙串在我进入房间后找不到了。我找了十分钟后意识到事情有一些严重性,没有卡就没法吃饭,没有钥匙就没法锁门,没有门禁就没法出小门去上课。

我知道钥匙就在房间里的某个地方,因为我确实吃完早饭拿钥匙开门进来的。但是我不知道究竟在哪。我把房间分块进行搜索,觉得肯定能找到。在翻查我其实知道肯定钥匙不在的地方中,我失去了耐心。

补钥匙和门禁由于规定需要£60,补卡需要£15。而且补卡会需要很长时间,因此我只想找到钥匙:钥匙就在某处,一定是这样的。

在没找到钥匙两个小时之后,我乏了。我开始怀疑是不是我把钥匙插在门外被神秘人拿走了。我怀疑我是不是一进门就把钥匙以神秘的角度抛出去了。我开始怀疑我是不是根本就没拿钥匙进门。如果钥匙就在这里,怎么可能反复找也找不到,房间就这么小。

我把被套,枕套都拆了,把床垫都掀起来露出骨架。我拿着手机用闪光灯在水盆下的缝隙拍照。我把垃圾桶翻了一遍。我在地上爬行。

我乏了,我想放弃了。比起对于未知个小时花费的恐惧,我更愿意付£75和几个小时+几天没有卡的固定损失。尤其是反复找不到钥匙让我心力憔悴。

我到了lodge,说我钥匙,卡,门禁都丢了,需要换一个新的。随即我获得确认我会立即损失£60。我又问了一下,如果我找到了能不能把钱退给我,本来是不行的,但是既然我问了,好像就走了一个新入住的程序,押在那里一个证件,假装我是新入住我的房间的,这样我找到了就可以还回去了。

在丢了五个小时之后,我发现我的钥匙在地上一摞书间的两个论文之间,因此我一直没有找到。

我获得的启示:

如果客观的知道想找的东西就确实在某处,只是现在还没有发现而已,那就应当保持良好的心态。

不应当为眼前的挫折搞的急躁,选择去接受巨大的损失,寻求平稳而不优的解。

另,应当尽量给自己留有余地,少限制事物发展的上限。(当然,这个体会之前就有,也比较深刻,不是我新想到的)

20211202 / 无题

感觉人活着就是参加抽奖活动的过程,时间有限因此应当选择获奖率高且回报大的抽奖活动参加,而且要反复抽。

20211202 / 匆匆 (作者: 朱自清)

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但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是有人偷了他们罢:那是谁?又藏在何处呢?是他们自己逃走了罢:现在又到了哪里呢?

我不知道他们给了我多少日子;但我的手确乎是渐渐空虚了。在默默里算着,八千多日子已经从我手中溜去;像针尖上一滴水滴在大海里,我的日子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我不禁头涔涔而泪潸潸了。

去的尽管去了,来的尽管来着;去来的中间,又怎样地匆匆呢?早上我起来的时候,小屋里射进两三方斜斜的太阳。太阳他有脚啊,轻轻悄悄地挪移了;我也茫茫然跟着旋转。于是——洗手的时候,日子从水盆里过去;吃饭的时候,日子从饭碗里过去;默默时,便从凝然的双眼前过去。我觉察他去的匆匆了,伸出手遮挽时,他又从遮挽着的手边过去,天黑时,我躺在床上,他便伶伶俐俐地从我身上跨过,从我脚边飞去了。等我睁开眼和太阳再见,这算又溜走了一日。我掩着面叹息。但是新来的日子的影儿又开始在叹息里闪过了。

在逃去如飞的日子里,在千门万户的世界里的我能做些什么呢?只有徘徊罢了,只有匆匆罢了;在八千多日的匆匆里,除徘徊外,又剩些什么呢?过去的日子如轻烟,被微风吹散了,如薄雾,被初阳蒸融了;我留着些什么痕迹呢?我何曾留着像游丝样的痕迹呢?我赤裸裸来到这世界,转眼间也将赤裸裸的回去罢?但不能平的,为什么偏要白白走这一遭啊?

你聪明的,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

20211203 / 我喜欢初中时候的自己。

我不知道看到这个说说的有几个人认识初中时的我。可能本来就不是很多,而纵使初中就认识我也和我不熟,纵使曾经熟识过可能也已经忘记我是什么样子了。但我自己当然从未忘记,在此来讲一讲。

初中的时候,我相当清楚什么是有意义的,人为什么要活。那就是要产生影响,”make impact”。要改变现实的状态,做一点什么有价值的事。匆匆中写道,“我赤裸裸来到这世界,转眼间也将赤裸裸的回去罢?但不能平的,为什么偏要白白走这一遭啊?”。我读的时候就觉得,人确实不应该白白走这一遭,而应该做一些作为人能做的事情,产生一些有益的影响。人活着不是让自己如何显得更优越,不是由使得一个或另一个数字变得高而似乎“牛逼”。人活着的目的更不是获得某种这样或者那样的理由产生的认可。有他人认可自己固然是好的,但如果一个人基本对世界没有什么贡献,这虚假的数字和“认可”又有什么意义呢?

初中的时候,我眼中没有什么鄙视链。我不觉得有的事情比另一些事情更优越,我也没有一定要这样或者那样才算成功的想法。人各自活着,做人各自感兴趣的事,我也是一样的。我当然想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最好能对人总的益处大一些,又能够符合我自己的兴趣,但也就是那样了。现在想起,那时对世界,人生和自己的看法是多么的简单!但是当然,我觉得简单有简单的好。人如果把自己决策确立在几条简单而正确性比较显然的公理上,那么推论也会有比较大的概率是正确的。如果人选择的公理高度抽象,是否是正确的也是高度未知的,那么人可能会对自己做的事情是否有意义产生高度的怀疑,还有的人到头来发现自己的决策干脆就是错的离谱。

初中的时候,我有着浓厚的兴趣去学习。当然我现在也对学习新东西感兴趣,但我之前有段时间不是这样的。我初中时学习,纯是为了对知识的兴趣去学。这只是我自己乐意去干,和任何其他人,任何和我自己无关的事情都毫无任何关系。我感到世界上有一些事实值得人去了解,感到有些事物确实是真的,人就是应当懂一懂。多么简单的道理!我居然连这么简单的道理在有的时候都不知道了。人何以失去对这样基本的事情的兴趣?这不禁让我想起一个故事:“几个儿童在一个老人窗外唱歌。老人不堪其扰,但是并不表示如此,而是选择给每个儿童0.5元并鼓励他们干的好。过了两天之后,老人表示不给钱了,而儿童纷纷表示不给钱绝不唱歌。”

当然,还有很多可以写的,包括我上面写了很多抽象话,本来也可以展开讲。但是我也不想说太多,所以请读者自己猜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