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头再来

昨天所有的荣誉 已变成遥远的回忆
勤勤苦苦已度过半生 今夜重又走进风雨
我不能随波浮沉 为了我致爱的亲人
再苦再难也要坚强 只为那些期待眼神
心若在梦就在 天地之间还有真爱
看成败人生豪迈 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昨天所有的荣誉 已变成遥远的回忆
勤勤苦苦已度过半生 今夜重又走进风雨
我不能随波浮沉 为了我致爱的亲人
再苦再难也要坚强 只为那些期待眼神
心若在梦就在 天地之间还有真爱
看成败人生豪迈 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心若在梦就在 天地之间还有真爱
看成败人生豪迈 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心若在梦就在 天地之间还有真爱
看成败人生豪迈 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心若在梦就在 天地之间还有真爱
看成败人生豪迈 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心若在梦就在 天地之间还有真爱
看成败人生豪迈 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跌倒又爬起,山岭静悄悄。

今天在一个群里,一个群友发了这句话:“跌倒又爬起,山岭静悄悄。”。

群友解释道:

  1. 我跌倒又爬起,大自然不因我的挣扎泛起一点涟漪。
  2. 我跌倒又爬起,我看见山岭静悄悄,路还可以继续走。
  3. 我跌倒过,但山岭还在那,也不因为我已经跌倒过而对我关上大门:山岭敞开着,我仍可以去。
  4. 山岭真的静悄悄么?你莫不听到那呼啸的风声,随风摇晃的森林:但山岭屹立不倒。

感觉这句话颇有那句“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冈。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的意思了,是一种令人感到非常开阔的心境。

和这种想法形成鲜明对比的莫过于“失败学”了。

一个人“失败”了,内心绷着一股大劲,渴望的是所谓“成功”,可能觉得“成功”了就能缓过来,就能荣华富贵、出人头地,而“失败者”就只是过失败的人生。

尝试将“失败”同“跌倒”比较,我们发现如果一个人“跌倒”了,需要的只是自己爬起来。而即使爬起来了,也无人在意着:“山岭静悄悄”。自己失败又爬起,只是自己的事,并不能动山岭分毫。不仅如此,爬起也可以再跌倒,跌倒也可以再爬起,只是在尝试做一件自己的事情,自己开心就好:大概山岭上是没有人的。

可能有的话也说不太明白,但是我觉得这句话还是令我很感动,我也真的调整了一点心态。

第四十二届PtzCamp开始报名了

42nd Petrozavodsk Programming Camp开始报名了,费用是$100一个人,$300一个队伍,在线上举行,共七场比赛。题目质量相当高,相信整体性价比是同级别在线Camp中最高的了。应当中学队伍、大学队伍均可报名,且没有门槛(?)。

https://codeforces.com/blog/entry/98200

Camp的官网是 https://camp.icpc.petrsu.ru/,如果您想要报名,可以在官网报名。由于大部分大陆学校不在主办方的“Delegation”列表中,第一次报名您应当需要给camp.icpc.petrsu@gmail.com这个电子邮箱写信。按照经验,应当不需要主动提缴费的事情,确认报名并最终等到主办方要求缴费再缴费即可。

我之前写过一篇线下PtzCamp游记,感兴趣的朋友们可以看下lol

忠于自己

我感觉,人对自己要诚实。比如博客,多少是我之前写的,反映了我某一特定时间的精神状态,我应当把博客挂在这里。

初三时赵校长的寄语

在博客不在的时候,我在这放了首歌。我感到我也不应该把歌下线,再给网友继续放一放这个歌。顺便挂三条最近发的说说,凑篇博客。

继续阅读“忠于自己”

呼吁广大选手积极参与开发下一代OIerDb

12/27 UPD: 下一代OIerDb前端项目在 https://github.com/OIerDb-ng/OIerDb

引言

OI巨神虞皓翔同学开发的下一代OIerDb项目现在在GitHub上开源,访问该项目的方法是前往OIerDb-ng/OIer中的oierdb-ng分支或点击此链接。新项目采用了浏览器前端存储的方式存储数据,在每次用户尝试询问时不需要访问服务器,但在数据更新或第一次访问时需要下载所有数据。

这个项目目前实现的逻辑和当前的OIerDb差不多,但新的项目的代码更加工程和正规,因此对于新人更友好,更适合进行扩展。新项目也处在还没有前端的开发的中间阶段,我感到因此这个项目可以从头就做的更好。这就需要更多选手参与进这件事情。由于我时间比较有限,我在此打一个广告呼吁广大对信息学竞赛感兴趣的朋友们积极参与开发OIerDb-ng,并发表一点我对新项目开发的一点看法。

继续阅读“呼吁广大选手积极参与开发下一代OIerDb”

乏力

不想打算法竞赛了。这是因为有别的事情要做,不是因为我打不动。

不想打比赛凌晨两点才睡了。因为我会困。

不想在群里和高水平选手水群了,因为我想独处。

不想去打区域赛,和ICPC选手多交流什么了,因为感觉中国选手都没几个好好打的。

不想出题了,一是因为我菜,二是因为我没有时间。

不想一年拉着队友训练三百场,因为我更想读读论文。

不想把过多意义投入到比赛中,因为这不是我想看到自己的样子,也不会让我成为我想看到的未来自己的样子。